光速爬墙,图没质量※不接稿咯※请不要将图二次上传♥

【仓丸/二人花】薯片与猜谜游戏(上)

是我们塔给我的!!!!

妄想堂书店:

给我点的二花! @左脑有肉右脑是狗 

设定就是之前rs那篇的番外篇!



“你问丸山君吗?”烹饪部的女孩头也不抬,持续搅拌着手里的生奶油,“他今天没来部活,好像是身体不舒服,先回家了。”

女孩用下巴指了指角落里的空桌:“那是他上次忘在这里的笔记本,好像很重要的样子。但部里的人都不认识他家,本来想等部活的时候让他带回去的……对了,你以前常来找他蹭饭,一定关系很好吧?”对方灵机一动,“你去过丸山家吗?如果他这几天请假在家休息,可能会需要用到笔记本哦。”

 

盛情难却,大仓忠义只好收下了那本笔记。

 

他不是没去过丸山家……他去过好几次,丸山带着他,从街角的寿喜烧一路吃到公寓楼下的关东煮,肚子满满的,两个人也浑身上下鲜香扑鼻,打个嗝儿都是油豆腐味儿,然后丸山打开家门,他们脱了鞋进去,在小小的公寓套间里开着电视做作业。丸山是一个人住,他不止一次羡慕过这种想吃什么吃什么、想几点睡就几点睡的生活。 

他还记得去丸山家要怎么走,从第二家便利店开始右转,看到咖啡店的招牌再左转,期间要上两个坡,骑自行车带人会很累,他跟丸山都不是小个子,每次上坡都要猜拳才能决定谁来当苦力。

他赢的时候多些,因为丸山不擅长撒谎,骗人的话就会脸红,还是从脖子红到耳朵,活像是个熟透的番茄。

他曾经最擅长的就是猜丸山。今天晚上想吃的是豚骨拉面吧?上课又被老师点名批评太闹腾了吧?学长又送你新的贝斯CD了吧?

他曾经一猜就中的。

 

但大仓已经很久没去过丸山家了,他甚至很久没有见过丸山了。

丸山在躲着他,他猜到了这个事实,也曾经找共同的好友问过为什么。那时安田坐在轻音部的高脚椅上,社团教室里虽然塞满了乐器,但没有丸山的话总让人觉得空荡荡的,也愈发显得安田的声音响亮起来:

“如果连大仓你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的话,那一定不会有另一个人能猜到了。”

 

他认识丸山,最早也是通过安田。

轻音部因为人数不足面临废部危机的时候,是安田拉了他和丸山进来充数。安田和丸山是同一个初中毕业的青梅竹马,到了高中也还是同班,熟到不管丸山玩什么段子安田都能立刻接住。

那时候大仓和安田认识的时间也还不长,只是在给同一个老师交作业时搭过话的关系,但安田这人实在是个乐于和他人建立联系的家伙,不知从哪里打听到大仓打过鼓,就立刻赶鸭子上架把他带到了轻音部室。

“我是打过鼓,”大仓被安田拉着袖子,嘴里还在徒劳无力地辩解,“但我打的是祭典上的太鼓啊……”

可安田毫不在意,一把推开部室的门,把唠唠叨叨的大仓推了进去。

“这是我们的新鼓手!”他喜气洋洋地宣布道。

部长涩谷正蜷在角落里写谱,像只猫似的从厚厚的连帽衫里对他们点点头。而房间里另一个无所事事吃着东西的男生,根据安田路上的介绍,一定就是他们的贝斯手了。

“你也是被抓来的吗?”卷发男生有着一双不甘寂寞的长腿,和一对深深凹陷的酒窝——这个人明明只是带着微笑在打招呼而已,那对酒窝就悄悄地浮了出来,衬得眼神也格外温柔和善。

“别垂头丧气啦,要吃薯片吗?喏,我这包还剩一大半。”

 

会把食物分给别人的一定不是坏人。

……大仓那个时候如此想着。

 

他拎着那本笔记从烹饪部室出来,楼道上空无一人。

这栋楼整个楼层几乎都用作了各色社团的活动室,因此他眼前虽然空空荡荡,但从其他教室经过时,却还能听到每个房间里传来的人声喧闹。左手边是推理部,右手边是漫画部,也有些更加奇奇怪怪的社团,比如走廊尽头那一间,是丸山差一点成为骨干社员的“年轻的搞笑艺人啊!!未来不可限量”部。

还好当时安田把他从那个花里胡哨的门牌前拉走,直接塞进了轻音部。

大仓走到楼梯口,正犹豫着要不要去轻音部报道——他们部长自从谈了恋爱,新曲子都是堪比十四岁少女怀春的爱情题材,他一个单身多年不治患者,实在不想和每天冒出粉红色气息的部长共享一室空气。

“这不是大仓吗?”

一个尖细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搭话的人是“年轻的搞笑艺人啊!!未来不可限量”部的部长,总是穿着一身有荷叶边的碎花衬衫,是个圆圆滚滚的男大姐。

“Maru酱怎么没跟你在一起?”对方笑嘻嘻地问,“我都好几天没见到他啦,以前他只要经过这里,都会进来跟我打招呼。”他露出有点向往的表情,“这么帅气又对我温柔的男生,现在可不好找了呢!”

大仓张了张嘴,不知道该怎么应对。

“Maru酱真的不在吗?”对方探着头朝大仓身后看了看,“该不会躲在你背后吓我吧?……他生病了吗?你们俩平时都粘在一起,他不在真是有点寂寞呢!”

 

大仓也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跟丸山粘在一起的。

虽然“粘在一起”这个词实在不是很适合两个接近一米八的男高中生,但他也想不出更适合的用词了。丸山的胳膊软软的,肚子也软软的,尤其是脸颊,一笑起来更是软得像块年糕,他总是情不自禁就粘上去,这里捏捏,那里也捏捏……

他一开始是不肯承认自己在撒娇的。

他是家里长子,虽然父亲待他和其他孩子一样宠爱,但他自己总是自觉地负担起长子的义务,要学得更多些、做得更多些、想得更多些。

只有撒娇要少一些。

也许是因为那半包薯片,他像是无师自通地掌握了向丸山撒娇的方法——不管他做什么,对方都不会生气。因为那个人就是那么温柔。

 

他最终还是没有去轻音部。“恋爱中的部长太烦人了!”他是这么解释给自己听的。

而空闲下来的这段时间,他只能去丸山家送一趟笔记了。

 

街角的寿喜烧店已经开门了,陆陆续续有西装革履的上班族和笑闹着的学生走进去。大仓摸了摸肚子,饿是饿了,但还是不想一个人吃饭。这家店的寿喜烧分量太大,他和丸山两个人都吃不下,一个人就更别提了。

而且丸山是常客,如果自己一个人进去,老板一定会问丸山去了哪里。

 

丸山去了哪里呢?

 

他们上个月去了京都做修学旅行。

丸山老家在京都,他是一个人跑到外地念书的,这次顺路回去,他反倒是所有学生中最热衷拍照留念的一个。

大仓跟家人来过京都几次,因此对拍照毫无兴趣,整个人化身成一个大型沙袋,巍峨地挂在丸山肩上妨碍他举起相机。

“好不容易有自由活动时间,我们去找点好吃的吧?”

对方正在检阅拍好的照片,完全没有抬头回应。

“我想吃咖喱!”

他从背后捏了捏丸山的脸。

“也想吃拉面!”

尽管肚子也不是很饿,但更想让对方把相机放下。

“如果大仓让我拍照……我就跟你去,”那个人眨了眨眼睛,不知道为什么好像有些紧张,“只拍一张……因为平时我拍你的话,你就会躲开。难得一起旅行……我想好好拍一张你的照片。”

他记得那时候丸山的眼睛,在漫山的红叶下熠熠发光。丸山很少向他提要求,总是他在说,去干这个吧,去干那个吧……对方被他牵着鼻子走的样子,他总是想一想就要笑出声来。但面对着忐忑地请求他拍照的丸山,他完全没有办法拒绝。

 

他记得那时候自己从耳根下方慢慢腾起来的烧灼。


TBC

评论
热度(85)
© 左脑有肉右脑是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