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速爬墙,图没质量※不接稿咯※请不要将图二次上传♥

【仓丸/二人花】薯片与猜谜游戏(下)

和我们塔重拾爱情!!!下半篇终于出来惹!!!!我疯狂大哭!!!!

妄想堂书店:


时隔好久好久请点再来 @左脑有肉右脑是狗 


前篇→ (上) 


因为确实隔得太久了文风有一点变化不好意思_(:з」∠)_



 


“如果大仓让我拍照……我就跟你去,”那个人眨了眨眼睛,不知道为什么好像有些紧张,“只拍一张……因为平时我拍你的话,你就会躲开。难得一起旅行……我想好好拍一张你的照片。”


他记得那时候丸山的眼睛,在漫山的红叶下熠熠发光。丸山很少向他提要求,总是他在说,去干这个吧,去干那个吧……对方被他牵着鼻子走的样子,他总是想一想就要笑出声来。但面对着忐忑地请求他拍照的丸山,他完全没有办法拒绝。


 


他记得那时候自己从耳根下方慢慢腾起来的烧灼。


 


 


 


“是大仓呀!”


温柔微笑着的女性打开了门。这张脸和丸山很像……虽然丸山说自己长得更像父亲,但是大仓总觉得……那些温柔的地方更像母亲。


“好久不见了,最近还好吗?”对方问道,“最近我们家这孩子都是一个人回家,我还以为你们闹别扭了呢!”


嘴上说着“没这回事”,大仓却有些走神。


……到底是不是闹别扭了呢?


“我常说呀,和朋友闹别扭也没关系的,你们都还是小孩子,因为在意对方,所以才会有‘闹别扭’存在呀。”丸山母亲絮絮说着,引着大仓进到房子里。“隆平是个有点内向的孩子,心里有事也不会说的……”


玄关里摆着一双白色的球鞋,鞋子边缘脏兮兮的,鞋帮的位置有一道很丑的划痕。这是他们去京都时丸山穿的那一双。他们从桥上往下走,大仓一脚踩偏,丸山急匆匆地抓住他的手腕……那时两个人都摔倒了,丸山的球鞋被碎石头划出了这道痕迹。


……是因为鞋子划破了吗?


“他今天也回家很早哦,”丸山母亲道,“已经有好长一阵子了呢,说是部活很清闲,想要多在家里待一会儿。”


对方看向了楼梯上方。


那里是丸山的房间——门上贴满了奇奇怪怪的海报和贴纸,就连大仓有时候也搞不明白他在想什么。


如果来做客的话,拿到面前的会是从来没见过的神奇零食。而且那个房间里乱七八糟的,想要清理出一块能放零食和饮料的地方都很困难。每个角落里都塞着漫画和摸不清用途的小玩意儿,有会咬人的兔子挂件,唱圣诞歌的生日快乐帽,还有只要靠过去就会大声说“对不起!!!”的沙发靠垫。


如果留宿的话,要在地上找一块干净的地方就更难了。他们有时候会用石头剪子布决定谁在地上将就,有时候会一起在床上挤挤算了。


正是身体拔节的十七岁,前胸贴后背地在单人床上挤着,那个时候谁也没觉得不对。


“要吃点心吗?”丸山母亲小声道,“那孩子可能睡着了,我去叫他……”


 


“……是大仓呀。”


卷发的男孩子从楼上那扇门里探出头。


 


“嗨。”


大仓说。


“……嗨。”


丸山勉勉强强地、努力挤出了一个微笑。那双柔软的眼睛里并没有笑容,可是嘴角仍然是扬着的,就像他每天做的那样。


 


这是个太过难懂、也太过好懂的人。


 


大仓用脚拨开乱摊在地上的杂志。


“还是这个样子……”他抱怨道,“找个位子都这么难。家里乱七八糟,出门倒是把自己收拾得很干净嘛……喂,你在听吗?”


丸山有些拘谨地站在门边,他背着手,灰色睡裤的下面,一双光脚正互相纠缠着脚趾头。


“没、没有办法呢,就算收拾起来,也很快就会翻乱的……”


他越说越小声,也许是因为大仓的眼神笔直地盯过来,丸山慢慢把头低下去,总算是发现了自己不听使唤的两根大脚趾。


“大仓……这次过来是为什么呢?”


 


因为你把笔记本忘在社团活动室,好心学姐叫我拿给你——仅此而已。


可是大仓没有这样说。


他坐在漫画堆里,毫不客气地拆开一包薯片。


“因为很久不见,我很想Maru嘛。”


他等待着一个正确的回应。如果是以前的话,如果是平时的话,如果在京都只是度过了普通的修学旅行的话。


他本该在三秒之内,听到这个人轻快地回击自己:


 


“别撒谎啦!”


 


他们在京都时,学校特意请了一位导游。导游是京都本地的女孩子,刚大学毕业不久,一张圆脸,即便是站在一群高中生里也并不算太特别。


她是丸山的同乡,丸山家没搬走前,和导游住在相邻的区。


“好久没回来了,景色好像也没怎么变化呢!”“有回去原来住的地方看看吗?”“那条街的可乐饼是最好吃的!”“我也是这里毕业的,说起来,我算是学姐哦!”


……


“要看我这次拍的照片吗?”


丸山笑起来时嘴巴的形状很好看。那是充满了善意和快乐的笑容……那是无论谁看了都不会拒绝的笑容。


“这是清水寺吗?”导游凑在丸山的相机旁边,“这个角度的照片我还是第一次见,你拍照的技术好厉害!”


被褒奖的男孩子挠了挠头:“没什么啦……”


“这个呢?是岚山上吗?”


“你们这次来得很巧哦,今年的红叶比前几年都要漂亮!”


“啊、这个是……”


丸山笑了一下:“这是大仓,他很帅吧?”


 


“你们的关系好像好得有点过头诶!”


 


大仓忠义站了起来。像是被什么推着似的……他大踏步地走到那两人面前,“不要过去、不要过去”……即使心里这么说着,他也无法控制自己,他站在两人前头,脸色难看得要命。


大仓心想自己这样子一定逊爆了,他显然是在无理取闹,从小时候把手里的糖让给弟弟以来,他就再没有这么任性过了。但这起码有一半要怪在丸山身上——遇到丸山的时候,他的任性和孩子气总是会成倍增长。


他说:


“别给她看。”


他确实逊爆了。


 


他后来好像还说了些别的什么,可他不记得了,他尴尬的记忆只到自己说出那句匪夷所思的台词为止。之后的画面零零碎碎,也只剩下丸山一下子失落起来、却还强撑着挤出一点点笑容的脸。


 


就像刚才从楼上望下来的脸。


 


这张脸现在红得像一只番茄,或者斗牛用的红布,从耳根到脖子,没有一个地方是完好的,丸山整个人都红起来了,他其实是个太敏感细腻的个体,外界的一切都能伤害到他,他无法拒绝、无法宣泄,只能把那些东西都归纳进身体,然后让自己涨满,变成红色。


他眼睛里几乎有一点泪水的痕迹了。


那双眼睛在说,“你不可以这样说”,“你不应该这样说”,“你不能这样说”……“我很想你”是在什么都没发生的时候才能说的话,可是现在已经不是了。


 


大仓心想,这个人怎么会这么好懂呢?


如果世界上所有人的脸都代表一个谜面,那对他来说,丸山的脸一定是最好猜的那道题。所有干扰项都会在他看到丸山的那一瞬间被全部排除。


他果然还是很擅长猜他。


 


不见面是代表丸山也意识到了那件事。那件只和他们两个人有关的事。那件说不定很早就到来了、但他们一直一直傻到不去理会的事。


 


不是只有大仓一个人逊爆了。


 


可是看到丸山的表情,他只能说:“我开玩笑的啦。”他打开书包,把那本笔记塞过去,“我去烹饪部找你,隔壁学姐说你忘了东西,只好派我送到你家来。”


“……是这样吗?”丸山小声说。


“我骗你干什么?”大仓噗通一下倒在丸山的膝盖上,他们俩都不算是纤瘦的类型,他枕上去,大腿的触感熟悉得让人安心。


“你骗我还少吗?”丸山仍然小声嘀咕着,他看着大仓忠义举起薯片袋,稀里哗啦地把最后一点碎片倒进嘴巴里。


大仓吃饱了,好像迅速就迎来了睡意。


他晃着脚,手臂却牢牢抓住了丸山的膝盖。


“这样下去也不错。”他像是从睡梦中吐出一句话来。


丸山起初想说些什么,可是他被枕得腿麻了,身子一动就碰到了后面的靠垫,靠垫震了一下,喊出一声清脆的“对不起”。


 


没关系。大仓心想。如果恋爱漫画一卷完结,那才是最无聊的事。




END








*好像写得太隐晦了,总之就是个二花做了很久好朋友然后在是否跨越这条线变成恋人的事情上犹豫不安互相试探的故事!(

评论
热度(45)
  1. 左脑有肉右脑是狗妄想堂书店 转载了此文字
    和我们塔重拾爱情!!!下半篇终于出来惹!!!!我疯狂大哭!!!!
© 左脑有肉右脑是狗 | Powered by LOFTER